项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消息】中小纺织限产减产企业苦撑待复苏

发布时间:2020-12-25 20:52:26 阅读: 来源:项链厂家

“32支纯棉纱目前市场价3.25万元/吨,单周下滑1300元/吨。我们这批棉纱采购进价3.75万元,以当下市价算,每吨亏损5000元左右。”浙江金华裕泰纺织的业务经理老董告诉网易财经。

除了承受原材料库存的亏损,还要面对人力成本大幅增长的尴尬。据宁波汇丰针织制衣总经理戴惠娟介绍,公司今年人工成本同比增长30%,占总成本32%。“另外,我们的产品有70%以上是出口的,我们的净利润率已下降至1%-2%,听说下半年人民币还要升值,到时候只能零利润生产了。”

网易财经深入浙江中小纺织民企采访中发现,大多数企业现在处在苦撑状态,希望通过减产或其他方式熬过这一关,等来行情复苏的时候。

日子难于2008年 原料库存每吨亏损5000元

“倒闭潮现在还没有,但现在纺织企业日子难熬”,老董告诉网易财经,“特别是去年棉价高企时囤货的厂家。在绍兴柯桥一带,因去年囤货导致今年账面浮亏数千万的企业,比比皆是。”

老董今年34岁,江西人,从纺织业最底层车间工人做起,至今已有18年,现在他的身份是金华裕泰纺织品进出口公司的业务经理。由于工作原因,老董长期奔走在兰溪、萧山、金华、绍兴等浙江纺织产业集群城市之间,对当下纺织业状况有切身体会。

据中国纺织工业协会于2009年在浙江省调查,浙江省纺织业规模以上企业有3000多家,就业人数81万人,规模以下企业为25万户,吸纳就业140万人。根据浙江省棉纺协会的报告,萧山和绍兴两地纺织业从业人员占比超过70%。

萧山是中国纺织产业协会首批命名的“中国纺织产业基地”。全国四分之一的面料、30%的印染产品、全球四分之一的化纤面料均产自绍兴。绍兴县柯桥镇已成为亚洲最大的纺织品集散地。

由于老董所在的公司从事纺织品贸易业务,以出口为主,附带部分内销棉纱,抗风险能力相对还好,“但这不等于我们不受行业低潮影响。比如我们公司仓库存下的棉纱年初至今亏了近50万元,目前有49万套衣服正在做,到交货完成,预计亏损额不少于50万。”

据了解,裕泰纺织内销的32支纯棉纱目前市场价3.25万元/吨,单周下滑1300元/吨。这批棉纱采购进价3.75万元,以当下市价算,每吨亏损5000元左右。“好在我们是贸易公司,没有太大库存压力。去年高价囤货的纺织厂商,今年库存积压严重,行情每日一变,价格持续下滑,他们的账面浮亏达到数千万元的很多”,老董说。

老董提到的囤货的纺织厂商主要指的萧山绍兴一带。作为国内的纺织产业基地,萧山和绍兴分别是全国最大的纺织面料市场和纺织原料市场。

萧山一家棉纺企业老总徐国民(化名)对网易财经透露,因今年棉花价格快速下跌,而纺织行业素有买涨不买跌的行业习惯,去年高价购进的数千吨棉纱原料,如以如今的市价出售,就“亏惨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批棉纱。更让我难以承受的,是旧库存未消化,新库存仍在增加,我不敢停工,今年招工本来就难,如果我遣散工人,到时候行情好转,如果没有熟练工,又耽误事情。眼见库存继续增加,纱价天天下滑,这日子,真比2008年还艰难。”徐国民说,现在只能咬牙苦撑,希望能撑到行情恢复的那天。

去年工人工资每月1500元 今年增至3000元

6月4日,应老董邀请,网易财经编辑来到的兰溪市经济开发区登胜路8号,实地拜访浙江金瑶纺织有限公司了解情况。

眼前这间金瑶纺织有限公司的纺织工厂新开工不久,厂房很新,厂区内还有未用完的建筑用黄沙,甚至还有一台水泥搅拌机。

金瑶纺织供应部的陆寿君经理告诉网易财经,由于刚刚完成一笔1000万的贷款,目前公司资金压力并不大,“要说压力,确实也有,这种压力来自多方面,最明显的是今年工人工资增长幅度远超往年。”

陆寿君拿起计算器仔细计算了一番之后解释说,往年增加工资,幅度一般在5%-7%,今年翻倍,幅度达到15%-25%。以往人工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是近7%,今年预计会高达10%,“去年工人月工资1500元-1600元,今年达3000元,有些熟练工的月工资已有3500元。”

事实上,金瑶纺织因处纺织业中上游,人工费涨幅相对于该行业末端针织出口加工业而言,并不算太高。网易财经于6月8日在宁波实地拜访宁波汇丰针织制衣有限公司后了解到,该公司今年人工成本同比涨幅高达30%,占总成本比例高达32%。该公司总经理戴惠娟对网易财经表示,“去年人工费每小时9元,今年高达15元,就这样,我们的人员仍没招足。”

据陆寿君介绍,“金瑶纺织在2009年注册,去年造厂房买设备调试生产,今年3月正式投产,以目前每个月的销售情况看,今年完成2亿产值问题不会很大。”

陆寿君承认今年投产不是个好时机,“如果去年实现投产,我们的压力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大”。除了人工成本上涨过快,电费也是其一大负担。

“我们有154台进口机器,每月电费支出达到60万元。”陆寿君说,“今年这里平均电价0.82元/KWH,听说上面又上调电价了,但我们还没接到通知,一旦通知下达,我们的利润空间又缩小了。”

陆寿君表示,今年发生了纺织行业“几十年不遇”的行情,下半年的困难在于如今已经大幅下滑的订单可能不会有特别大的改善。

“现在短单多,长单少,原料价格天天下跌,我们不敢大量买进(原料),用几吨就买几吨,订单这么少,开工也不足,工厂产能并没有完全释放,我们用限产来降低库存,以免资金链受影响,希望能撑过去。”

宁波汇丰制衣公司总经理戴惠娟也对网易财经表示,今年其外贸订单同比下滑两成,大单变小单,小单变零单,“只能吃老本了”。

人民币升值等因素 把企业推进亏损生产

6月5日,萧山。大雨如注。

因次日是端午节,老董的朋友、浙江绍兴柯桥永盛集团汇维仕纺织公司总经理吴荣国到萧山参加老董召集的聚会。在聚会间隙,吴荣国在一家咖啡馆对网易财经聊起了浙江纺织行业的现状。

据吴荣国介绍,汇维仕公司以化纤纺织为主,兼带布料印染,主要产品是涤纶,集团去年产值47亿元。

在棉花价格高企的时候,企业为了节约成本,往往选择用一种材料代替棉花,这种材料就是PTA。PTA的下游延伸产品主要是聚酯纤维,俗称涤纶。涤纶是纺织行业的主要原料,棉纱一般占纺织原料的60%,涤纶占30%-35%,二者用量会因价格变化而互相替代。

统计数据显示,2011年5月的配棉比大幅降低,从81.5%下降到73.1%,这一变化惊人,说明化纤等其他纺织原料对棉花的替代增加。

鉴于上述原因,相比棉纺企业来说,汇维仕公司订单比较平稳,没有出现大幅下滑现象,但该公司同样遇到人工成本上升过快问题,同时因人民币升值,销售额下滑比较严重,加上国内通胀程度加深,原料价格涨幅较大,压缩了其净利润率。

吴荣国说,“公司的主要困难有三个,一是今年工人工资涨幅达到20%-25%,去年工人年入1.8万元-2.2万元,今年达到3.5万元;二是人民币升值,导致公司销售额比去年同期下滑了40%,去年5月销售额1000万元,今年同期只有400万元;三是印染所需要的染料价格同比上涨了20%-25%,导致净利润率由去年的8%下滑到今年的5%,下滑幅度达到37.5%。”

在人民币升值方面,与纺织业中上游的吴荣国相比,身处纺织业末端的针织制衣出口加工业的戴惠娟,其所受压力和所获收益,可分别用“巨大”和“惨淡”形容。

戴惠娟在纺织针织制衣业摸爬滚打了16年,手创的公司在宁波东钱湖镇,无论规模、业绩还是口碑,都很有影响,去年其公司实现产值6000万元,产品主要向欧洲地区出口。在6月8日,这位行业资深人士面带愁容,对网易财经表示,“我们的产品有70%以上是出口的,人民币升值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我们的净利润率已下降至1%-2%,听说下半年人民币还要升值,到时候只能零利润生产了。”

从2010年6月人民币重启汇改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持续升值,目前汇率已跌破6.50关口,人民币升值幅度达2.20%;今年通胀程度加深,CPI屡创新高,汇维仕公司所需原料——化纤和染料价格,受上游石油价格影响极大,当前通胀风暴迅猛,化工产品价格上涨幅度较大,且在下半年继续看涨。

相比化纤纺织业净利润率下跌幅度而言,棉纺织业净利润率下滑幅度更大。据陆寿君称,其公司净利润率从去年的5%下滑至今年的2%-3%,下滑幅度高达40%-60%。

吴荣国的担心还远不止此,“我听到消息,从今年7月开始,出口退税要从16%下调至11%,这个影响比人民币升值大得多,我们现在已经不敢再接外贸订单了。”

值得一提的是,吴荣国和戴惠娟同样表示公司没有资金方面特别大的压力,同样表示即使利润下滑,也不解散工人,希望能熬过这段难熬的岁月,迎来行业的再一次春天。

有所不同的是,戴惠娟向网易财经表示,因最近欧债危机重启,欧洲客户在付款方面,时间开始拉长,从原来30天变成90天,有些甚至更长,达到120天,“公司虽然没有资金压力,但回款变慢,订单减少,净利润率下滑,人民币升值,人工费上涨,这些因素综合起来,我们的资金链开始紧张,我担心一旦哪个客户出现坏账,我们就要亏本,如果这样的客户一多,资金链断裂是有可能的。”

“更严重的是,我们现在毛利率只有4%-5%,听说要下调出口退税率,幅度是5个点(5%),如果真的施行,我们没有别的出路,只能关闭工厂,空出厂房出租收租金,比我们现在要轻松。”戴惠娟苦笑着说。

温州男科医院治前列腺疾病的价格

三门峡中心医院挂号

西安新城康宁心理医院的乘车路线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