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TD用户测试记蜜月太短无奈太多

发布时间:2020-06-30 17:50:14 阅读: 来源:项链厂家

10月28日下午,邱小姐的U980手机静静的躺在她黑色背包外侧的袋中——关机这是中兴上市商用的第一款3G手机,基于TD-SCDMA和GSM双网双待。随着TD在奥运前的升温,这款手机也常被邱的朋友们津津乐道,然而如今,无论TD这个中国自主研发的3G标准,还是邱小姐的U980,都安静了许多,尽管TD现在已处在试运营阶段并即将步入商用。

本文引用地址:经常不理它,有时候偶尔打开一会儿,但多半是关机。”邱小姐告诉记者,这种感觉就像面对一个曾经好过一阵子,现在却缺少激情的情人。

事实上,类似邱小姐与U980“邂逅”的故事,自今年4月1日起,在北京、上海、天津、沈阳、广州、深圳、厦门和秦皇岛8个启动TD-SCDMA社会化业务测试和试商用的城市,曾反复上演。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得的一份《TD-SCDMA试商用市场发展现状》报告显示,在试用阶段,“客户的业务使用程度不理想,客户的平均月通信消费、平均月通话分钟数和开机率与GSM相比,仍存在比较大的差距”。

更令人担忧的情况出现在国家统计局的一项调查报告,其根据在八个试商用城市,随机抽样3000个TD用户样本的调查显示:“在目前的终端、网络及业务体验水平下,86%的受访测试客户明确不愿意购买TD终端以使用TD业务。”

伴随中国3G大幕徐徐揭起,各方质疑也接踵而来。

第一次亲密接触

邱小姐是南方一家媒体的记者,这与此次试商用客户群相吻合——“政府官员、行业专家、媒体记者、奥运志愿者”,她的TD手机便是有关单位所赠送。于是,这批获赠客户“被动”地成为了中国电信史上第一批TD消费者。

这显示了TD在吸引初始用户的尴尬处境——截至2008年10月5日,10城市共发展客户27.5万(含手机终端和数据卡),其中购买使用的只有4.1万,仅占14%。

而邱小姐与TD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也没有想象中那样兴奋。

在中国移动的奥运TD宣传广告鼓动下,8月初,邱小姐给她的U980进行了TD上号。然而,在位于深圳福田新闻路的中国移动营业厅,尽管该营业厅已开通TD业务,但工作人员却对TD上号这个最基础的业务茫然不知,“TD试商用已有四个月,这让我觉得不可思议”。邱小姐说,最终现场工作人员告诉她,只有到位于深圳南山和罗湖的两处中国移动TD展示厅才可办理。

根据中国移动统一资费,TD试商用阶段提供150分钟、350分钟和600分钟三种语音资费套餐,套餐月费从28元到88元不等,并包含来电显示、奥运手机报、10M国内数据流量(含T网和G网)彩铃功能,主叫资费0.20元/分,可视电话资费0.6元/分。

对此,邱小姐坦言,TD资费比她想象中要便宜。事实上,为了促进TD手机及数据卡的销售和使用,中国移动设计的多款TD语音套餐和数据卡套餐,资费均低于当前G网水平,并对试商用期间客户所有在TD网络发生的通信费用,给予五折的优惠。

从展示厅上号归来途中,邱小姐心情变得舒畅,“沿滨河大道开车,信号非常好。”邱小姐迫不及待的想体验一下视频通话,“但想了半天,却不知道这个电话应该打给谁?”

这样的尴尬困扰着几乎所有的试商用客户。国家统计局的调研报告也证实,“可视电话是受访测试用户最想通过TD使用的3G特色业务,选择第一重要的比例高达60%,远远超过其它业务。”

“毕竟相比GSM,视频通话功能才是TD最直观的特色体验。”邱表示,由于TD用户普及度还很低,很大程度上降低了用户的3G体验。最终,她拨通了一位某通讯公司朋友的TD电话,“画面和音频都还不错,与TD的第一次亲密接触,感觉差强人意。”

短暂的“蜜月”

就像一出恋爱故事,激情最终总要归于平淡,但邱小姐没想到,她与TD的“蜜月期”却如此短暂,“用了还不到半个月,就不怎么理它了。”

室内信号差,是邱小姐与TD出现“情感裂痕”的最初诱因,从上号的第一天起,家中的信号就明显不及室外,“通话断断续续,有时双方互相听不见,视频效果更差。”

但随后邱小姐发现的问题越来越多,在写字楼、商场、地铁等室内场所,也出现了明显的信号减弱,“有的地方甚至就没有信号”。

“从无线技术角度来讲,TD的穿透性不及GSM。”宇龙计算机通信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产品线总监裴乐华接受采访时认为,随着基站的增多和网络覆盖的增强,信号问题可以逐步解决,“现在问题的关键是室内基站不足”。

国家统计局的调研报告显示,在对TD手机、网络、TD业务和无线上网卡四项用户体验中,受访测试用户对TD网络的评价最差。

中兴通讯手机产品体系副总经理张亚东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在目前TD整体产业链进程中,TD网络建设的进度已成当务之急。

其中对于3G用户偏好的视频体验,网络覆盖不足的影响最大,裴乐华告诉记者,“由于视频数据传输将占用更大的带宽,因此网络覆盖不足的影响更为明显。”

记者从权威渠道获悉,TD试商用至今,作为标志性业务可视电话的使用率仅约20%,整体数据业务ARPU较低。

“事实上不止是可视电话,在室内的无线上网和数据下载,受到的影响更大。”邱说,这让她对TD渐渐失去了好感。

阶段性困境?

奥运会过后,邱小姐的U980被彻底打入了冷宫。

“截至目前,我使用视频通话功能还不到三次。”10月28日,邱小姐无奈地表示,基本还都是跟非TD用户通话,“这跟之前用的诺基亚没什么两样”。

邱小姐曾为之做过努力,鼓动身边的同事、朋友甚至家人购买TD手机,但往往从者甚少。

事实上,中国移动为迅速扩大用户规模,也是不遗余力。为调动社会渠道销售TD终端和USIM卡的积极性,中国移动制定了高于现网近5倍的放号酬金——相比较GSM放号酬金平均为38元/户,TD放号酬金高达200元/户。

但记者走访深圳多家移动营业厅发现,购买TD手机上号者依旧寥寥。

电信专家付亮此前在接受采访时认为,在试商用初始阶段,由于市场普及度不高,导致消费者缺少参与积极性是普遍的现象,“无论是之前的GSM,还是欧洲早年试用WCDMA,都存在类似问题。”

上述国家统计局的调查报告则显示,手机终端的价格偏高,也会成为快速普及化一个阻碍。

在针对目前的六块TD手机的调查中,认为可接受价格低于1000元的受访测试用户接近半数,认为可接受价格低于1500元的占四分之三。受访测试用户所认可的平均可接受价格为1190元——这与目前TD手机平均约2000元的售价相比,显然存在较大落差。

“这其实是一个阶段性的矛盾。”在宇龙通信总裁助理刘东凯看来,在产品投放初期,其成本结构中将分摊大量的研发成本,但随着市场的扩大和销量的提升,“TD手机还存在降价的空间”。

作为推动TD产业链中最关键的角色,中国移动则认为,TD终端厂商的参与程度不高,会反过来影响TD的市场化进程,“手机第一品牌诺基亚,至今对TD还在观望。”多位中国移动核心人士对记者深表无奈。

这意味着,对邱小姐这样的普通TD用户,她的U980当前只能无奈地静静躺在背包口袋中。

天津订做工作服

内蒙古西服制做

制做服装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