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项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为解燃煤之急电力企业集体进军煤炭开采楼盘网

发布时间:2019-10-18 16:47:00 阅读: 来源:项链厂家

为解燃煤之急 电力企业集体进军煤炭开采

生意社07月08日讯

“到上游去!”已经成为电企们突破煤炭困局的集体呼声。 受收购山西两家民营煤矿的影响,7月7日,华电国际(600027.SH)被牢牢封死在涨停板上。 “在电价体制改革迟迟没有进展的情况下,抓住一切机会向上游煤炭进军已经成为目前所有火电企业的共识。”国电电力[7.25 0.69%]一位人士说。 事实上,发电企业投资煤炭资源的热潮,早在几年前即已涌现。然而,此波投资潮与之前的不同之处在于,过去电力企业大多寻求参股煤炭企业,而现在发电企业们谋求的则是控股。 “虽然都是煤电一体项目,但由于电力公司在项目中的控股程度不同,对煤炭资源的控制也大不一样。比如早前国电集团燃料公司与河南平煤集团合作煤电项目,由平煤集团控股,而国电方面出资4亿占40%的股份。在这种合作框架下,国电只有在同等市场条件下才可获得项目的优先煤炭供应权。也就是说,买煤可以,但价格几乎没有太大商量余地。可想而知,在煤炭价格飙升的背景下,这种以参股方式的合作对电力企业降低成本的作用意义并不大。”国电电力一位人士对记者说。 上述人士表示,现在发电企业介入煤炭领域通常采取两种模式,一种是自行开采或与政府合作建设;另一种则是收编民营企业。 开发热潮 “煤炭作为一次性能源,山西、东北等地已基本划分完毕,现在强势竞争的地方是在西北,特别是内蒙古和新疆,拿到一块质量好的煤田可以成为以后竞争的本钱。”煤炭专家李朝林说。 翻开内蒙古煤炭企业的名单,除神华等专业煤炭企业外,五大电力集团旗下的子公司已纷纷占据了重要地位——华能在呼伦贝尔,中电投在通辽,国电在赤峰…… “现在内蒙古已经成为五大电力集团的老总们最经常出差的地方。”上述国电电力人士笑称。 “自行申请探矿权和采矿权,从企业对项目的掌控度来说,肯定是最强的。但最大的缺点是前期准备时间长,在目前煤价高企的时候,大家都希望能够尽快出煤。”该人士对记者说,“在如今情况下,与地方政府合作,地方出资源,企业出资金和管理,最终实现企业控股的模式目前最受电力央企的青睐。” “西北地区虽然资源丰富,然而地处偏僻,交通等配套设施非常不完善,因而前期投资巨大,一般的企业根本没有能力运作。而电力巨头们大多是央企,不仅有财力,而且还能带来相关产业的一揽子投资,自然能得到地方政府的青睐。”李朝林说。 事实上,上个月华能集团控股甘肃华亭煤业的案例即属此种模式。 2008年10月,华能集团从甘肃省国资委手中获得了甘肃第一大煤炭集团华亭集团40%的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今年6月,华能再次获得来自甘肃国资委9%股份的划转,从而实现了对华亭煤业的控股。为此,华能准备了一份高达300亿的投资计划,在甘肃建设煤、电、运一体化基地。 收编民企 而除在西北地区大兴挖煤之外,电力企业们依然没有忘记山西这个国内最重要的煤炭基地。 “目前山西煤炭依然是国内电力企业最重要的电煤来源,除了煤炭储量之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煤炭运输体系完备,这是内蒙古等新兴煤炭大省无法比拟的优势。我们可以看到,每年的煤炭订货会最主要的环节就是提前确定运输量,没有运输,再好再多的煤也出不来。运输因素决定了电力企业想要满足近期的煤炭需求,最重要的是要在控制山西的煤炭资源上想办法。”李朝林说。 “山西煤炭对电力企业的意义自是不言而喻的,但是,现在电力企业已经意识到,与山西国有大矿合作无法获得控股权,因此,纷纷把眼光转向与民营资本的合作。而另一方面,过去20年间,大批民营资本涌入山西,发展到现在,对许多中小民营煤矿来说,技术落后和销售对象不稳定的弊端已越来越突出,与大型电企合作,无疑也是一条重生之路。”一位电力行业分析人士说。 此次华电国际与两家山西民企的合作即属第二种模式。 根据华电国际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山西茂华能源投资有限公司分别以人民币39760万元和36260万元的价格收购了山西朔州万通源二铺煤业有限公司70%股权以及山西东易忠厚煤业有限公司70%股权,两煤矿的煤炭保有储量近2.9亿吨,可采储量超过1.3亿吨。 据记者了解,在华电收购前,从国营改制为民营企业的万通源投资集团公司持有万通源二铺煤业公司100%股权。而山西东易忠厚煤业茂华公司也是民营企业。 收益与风险 “中电投旗下的蒙东能源集团在目前情况下已经成为集团最重要的赢利来源。如果没有这部分煤炭资源,集团的经营将会更加困难。”中电投一位人士对记者说。 从中电投旗下几家A股上市公司一季报中可以轻易看出,煤炭企业与电力企业生存状态的巨大差异:蒙东能源集团下属的露天煤业2009年一季度实现利润3.37亿,而上海电力,彰泽电力,九龙电力,吉电股份一季度的利润分别为3706万,-4487万,1466万,-4485万。 “电力巨头纷纷大手笔投资煤炭资源,一方面从长期来讲是为了打通上下游产业链,摆脱替煤炭企业打工的被动局面;另一方面,从短期来讲也是为了增加利润。”上述行业分析人士说。 对于电力企业纷纷涌入煤炭开采领域,国信证券电力行业资深分析师徐颖真认为,“这是目前政策下电力企业延伸产业链的必然之举,但是这中间的投资风险也不可忽视。” “煤价是有周期性的,电力企业在煤价高的时候投资了煤矿,那么以后煤价低的时候怎么办?”徐颖真提出问题。“从目前来看,电力企业新开发的许多煤矿由于配套设施以及管理经验不足等原因,成本要高于专业煤炭企业,一旦煤价大幅度下跌,那么电力企业的煤炭投资可能面临亏损,这个风险应该考虑进去。” 而一位煤炭行业人士还提出,“目前国内总的供电形势已相对过剩。随着越来越多的煤电一体化项目投产,这样下去会否引发更大的电力过剩?” 对于上述问题,上述国电电力人士表示,“煤电一体化最重要的作用就是平衡风险,在煤价高的时候,以煤补电;在煤价低的时候,以电补煤。所以,即使将来煤炭价格下跌,电力企业依然可以通过上下游产业链的利润来实现稳定的收益。而一旦电力企业有了稳定的煤炭资源,受影响最大的将是那些民营小煤矿。从这个意义上讲,电企进军煤炭行业,也有利于改变一些地区大量小煤矿不规范运作的混乱局面。”

洣水二桥南房价多少钱一平

邱县新楼盘

相关阅读